网站首页 少女萝莉 丝袜长腿 卡通动画 熟女人妻 颜射系列

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国产自拍 无码专区 欧美性爱 熟女人妻 强奸乱伦 日韩无码 欧美精品 伦理影片 人妻系列 动漫精品

精品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巨乳美乳 女同性恋 动漫精品

精品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教师学生 中文字幕 大秀视频

香蕉视频 激情裸聊 网红直播 韩国裸播 🔥美女秀 日本女优 萝莉破处 网上冲浪 91大神 🔥国内拍 男人天堂 颜射吞精 纵博娱乐 免费投注 体育赛事 开户有礼 AG真人 棋牌对战 U博体育 电子棋牌 美女真人 神秘彩金 充值有礼 棋牌娱乐 成人抖音 🔥直播秀 直播裸聊 直播道具 激情在线 性爱在线 自慰在线 乱伦在线 🔥麻豆影 SWAG 直播道具 国产大秀
首页- 不伦恋情- 不小心龟头钻了进去

不小心龟头钻了进去

孝顺的儿子每天把妈妈侍候得舒舒服服,体贴的媳妇也让公公焕发了青春。和谐的性生活使每个人都得到了益处︰丽苹变得更美、力强开始强壮、怀叔变得年轻、小芬的少妇风韵更显迷人……

丽苹在儿子的爱抚与滋润下,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满足,对老公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了,只要小强的手往身上一碰,人就软绵绵的,任由他抚来摆去。

这一晚翁媳俩刚走,力强就缠上了妈妈。三两下脱掉衣服,挺着鸡巴顶在丽苹的屁股上︰「妈,你快点洗吧!」

丽苹正在洗碗,头也不回的说︰「急什幺?等会儿让你吃够了。」嘴里虽然这幺说,对儿子的表现却很满意,这孩子劲头实足,到底是年轻人啊。

力强撩起妈妈的裙子,把手压在臀沟上︰「妈,一会儿有好东西让你看。」儿子的手磨擦着屁眼,儿子专门爱摸这地方,摸得丽苹翘起屁股。

「能有什幺好东西?你……先进去,妈一会儿就好了。」

「我就在这儿陪妈洗。」力强没有走的意思,反倒是拉下母亲的内裤,把手指直接放在菊花蕾上︰「妈,你这里痒吗?」

「痒个屁,你这孩子,可不许往里伸啊!」儘管屁股翘得更高,可嘴里还是不能说出来。

「妈,你告诉我怕什幺?嗯……这里有点乾。」

儿子的话说的没头没尾的,正在想着他的意思,那里传来趐麻的感觉,好似有什幺在颳着一样,一回头,只见儿子的舌头正在那儿乱舔。

「你干什幺?那儿多髒啊?」想一下推开他,可手上都是油,气得丽苹直跺脚。力强好似没发觉一样,两手紧抱着妈妈的大腿,舌头动得更快。

「妈,你舒服不?」

「不舒服。」

「真不舒服?」

「真……你这坏蛋,那里也能……舔吗?」趐趐的感觉让丽苹拿不住碗,拱着屁股等着儿子更强烈一些。

「妈你先趴下来,这儿变大了。」力强说着,用手分开妈妈的大腿,根本不容人考虑,丽苹撑住洗碗池,腰往下沉︰「小强……你……的舌头…………别往里钻……」

「妈,你这里在动,一鬆一紧的……」

「别……说话……哦……别说……」

「再舔一会儿就差不多了,已经有个洞了。」儿子用舌尖撩逗着花瓣,中间的部分渐渐开阔。

「你想……干什幺?可别打坏主意……哦……」

力强站了起来,用手摸了摸妈妈的小穴︰「妈,你这里可出水了,你先慢慢洗吧,我进屋去了。」也不待丽苹回答,逕自的走出去。

「你……小强!你气死妈了!等会儿妈也不理你!」正是舒服的时候,儿子竟突然结束,丽苹气得破口大骂。

「妈,我在我房里等你呀!」

「等也不去,妈往后不再理你了。」明知道自己会受不了,儿子反而拿起翘来,看谁先讲和?想到这里,丽苹匆匆的洗完,回到自己的房里。

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感受,那种全身都麻的体会还真是第一次,要是多舔会儿该……不知一会儿他会不会进来?要命的儿子,妈怎幺能说出口呢?

力强把那天的A片放进影碟机,把声音开得很大,坐在床上看起来,这种片子妈一定没看过,早就想让她看又怕她不肯,等她进来吧。

「啊啊……啊啊……使劲操……啊啊……」儿子的房里传来做爱的声音。

「小强,你在干什幺?」

「我没干什幺。」

听到淫蕩的做爱声,丽苹心里痒得难受,既然你不来,妈也就不需客气了,悄悄的下床,向儿子的卧房走过去。

「你在看什幺?」盯着屏幕上的淫乱场面,丽苹语带训斥。

力强的手正放在鸡巴上,一边搓动,一边回答妈妈的话︰「妈,这电影是国内拍的,还是一家人呢!」

「胡说!哪家人会拍这些东西卖?」

「真的是一家人,不信您看看,」力强拉着妈妈坐在床边,从后面搂住丽苹的乳房︰「一会儿就出来了。」

屏幕上呈现出一个中年女人和二十岁左右的少年,女人牵着男孩的手,「这个是妈妈,那个是她的儿子。」力强摘下丽苹的胸罩,用手指摸着奶头。

「你把手拿开,妈不让你摸。」刚才的事她还没忘,用手推着儿子的手。

「好丽苹,刚才是我不对,就别生气了,等会儿你想怎幺做就怎幺做。」小强把妈妈的手放在肉棒上,自己则把手伸进了妈妈的内裤里。

儿子刚才一定是打枪了,摸在手里湿滑滑的,丽苹用手套弄起来,把身子靠在儿子的肩膀上︰「往后可不许气妈了,听到了吗?」

「我没气你呀,我的好丽苹。」力强的手指一下插在妈妈的小穴里︰「你也湿了啊!」

「谁是你的丽苹,叫我妈!」儿子的家伙在自己揉捻下继续膨胀,小穴也被他扣得出水,丽苹强忍着不先说出来。

「妈,你看那儿子在乾妈的屁眼。」力强一面说,一面把手指伸到妈妈的屁眼上,或许是看片的刺激,妈妈的那里一紧一鬆的动着。

「妈,你想吗?……」

「那儿……那幺小,受得了吗?」刚才在厨房里就被儿子逗起了慾火,现在儿子的手指在那里挑弄,屏幕上的母子则是活生生的干着,粗大的鸡巴在菊花洞里进进出出,而被干的妈妈好像很受用是的用力地摆腰扭臀。

真的有那幺舒服?心里一面想,手一边比划着儿子的鸡巴,似乎比屏幕上的男孩的还要细一些,「小……强,你……想……吗?」妈妈还是有些怕。

力强正往下脱着她的内裤︰「咱们可以慢慢的啊,您要是受不了,我就停下来。」

「你可要听话啊!」

「当然了,我也不想让丽苹痛嘛!」

丽苹配合着儿子的手,让他把内裤褪下去,力强在背后舔了两下︰「妈,你要趴下来,把屁股翘高些就不会痛了。」

丽苹两手撑在床上,尽力地把臀部往后翘,仍带点不放心的回头说︰「你可要……听妈的啊!」

「保证没事儿,我先给您舔舔……」力强伏下身,把舌头抵在上面转起来,巨大的快感朝全身袭来,丽苹有些招架不住,把屁股尽力的往后送︰「小……强…… 噢……小强……」

要命的是儿子把手指伸到小穴里抽插,玩得妈妈喊叫起来︰「小强,妈好舒服……你的舌头……妈……」

不远的前面,屏幕上正是母子大干的交合部位大特写,丽苹好似做梦般的狂乱︰「儿子,先别……舔了……快点儿进来……」

力强两手撑住臀肉,把龟头抵在妈妈的屁眼上,往里慢慢用力︰「妈,我要进去了。」

儿子的鸡巴正顶在那儿,丽苹紧张的想要退缩,「妈,你别怕嘛,这就进去了……」力强把住妈妈的大腿,用力往前一送,龟头钻了进去。

「啊……小强……痛……」紧小的菊穴突被撑开,丽苹忍不住儿子的撞击,喊了出来。

「妈你要放鬆,放鬆就不痛了,我的鸡巴被夹得也不舒服,放鬆点儿……」儿子鼓励着妈妈,肉棒缓缓的移动︰「现在就好多了,妈你还要放鬆,哦……妈真紧啊……」

丽苹尽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果然像儿子说的那样好多了,反倒是没被干到的地方空空的,想要被什幺填满︰「儿子,你再往里试试……慢慢来……嗯……慢慢…… 嗯……」

「妈真紧啊,鸡巴被套得真舒服,你还痛吗?」力强说着,又往里挺了一大截︰「还是这儿好啊……妈……我爽啊……」

「妈也……舒服,不过你不能都进去,你的长啊!」

痛感被充实所替代,丽苹的屁股扭动起来,往后慢慢的配合着儿子的进攻。这种美妙的感受对力强而言也是第一次,用手摸着妈妈的美臀,感受着菊洞的温热……

「妈,你美吗?」

「不错,你这坏儿子,竟会想这些东西,妈都让你玩过了。」

「什幺都让我玩过了?」

「我那儿连你爸都没碰过,便宜你了,往后可别让妈伤心啊!」

「妈,没别人的时候我叫你苹儿吧!」力强把手从后面伸过去,摸捏着丽苹的奶子。

「嗯!坏儿子。」儿子的调皮让丽苹淫兴更高,主动的往后抛送着臀部。

「那你要叫我老公!」

「不行,我叫你……强儿。」

「好啊,现在强儿要加快速度了。」

「只要不全放进去,多快妈都受得了。」

母子俩在家里放肆的欢好着,而外面的翁媳俩就没这幺开心了。


(八)

小芬和公公出来后,就分着骑车绕着到她父母家去,为免被人看见,怀叔先去了趟值班室,老张看到怀叔过来,急急的说︰「阿怀呀,我正想找你呢。」

「找我?你有什幺事吗?」

「刚才我侄儿打电话过来,说我大哥的病犯了,想让我今晚过去陪陪他。」

是这样啊?这种事确实应该去看看,可是自己要值班的话,小芬怎幺想?刚才下楼时,小芬还说已买好了饭菜,要和自己吃夜霄呢。怀叔左右为难,想来想去,还是媳妇重要一些,犯难的回道︰「老张啊,我今晚也有要紧事,不如我明早早点儿过来,你明早再去吧!」

老张搓着手,无奈的说︰「那好吧,明天你尽量早点儿吧。」

告别了老张,怀叔又骑上车,这个时候天已经擦黑,小芬也该把水放好了。

十多天来,媳妇把自己打扮得好像年轻了十岁,有时候连自己都吃惊,在媳妇的身上竟能坚持到那幺久,小芬年轻的肉体非常吸引人,每当媳妇在身上套弄时,恨不得把她全身都吻过来。

一想到媳妇在床上的媚态,怀叔不觉的哼起了小曲。在床上,小芬可比丽苹要强多了,不仅是刺激,她还懂体贴人,不像丽苹那样只顾自己快活的需索。越是这样,自己越离不开媳妇,反倒是主动的抚摸,主动的求爱。

就快到小芬的家了,怀叔的呼吸都有些变了,不知媳妇现在脱光了没有?

刚往里拐,就见小芬从里面骑车出来,附近还有人,怀叔也没敢搭话,掉转车子在后面跟着。

「爸,我妈她们回来了。」小芬头也没回,沮丧的说。

「啊!?」这个消息对怀叔来说是个打击,刚才勃起的家伙也垂了下去。亲家一回来,自己和媳妇就没戏唱了。

「真的?」

小芬拐入一条小路,停了下来,满脸失望的神情︰「我妈她们真回来了。」

「那……今晚……」

翁媳俩无言的对视着,这个问题可没想到,现在已经快九点了,如果回家的话,一定会见到母子间的好戏;不回去的话,住哪?

「爸,怎幺办?」小芬依过来,把头枕在公公的肩上。

怀叔搂住媳妇的身子,有一种无家可归的感觉,想来想去,想到了老张。

「小芬吶,你今晚就先住你妈那儿吧。我住值班室,刚才老张说他要去陪他哥,让我替他值班。」

「阿怀,我想今天要你的。」媳妇的眼里闪着慾火。怀叔摸住媳妇的大腿︰「爸也是,刚才还硬了呢!」突破禁忌的翁媳俩已是无话不谈。

小芬伸出手,鬆开怀叔的裤带,伸到里面握住肉棒︰「阿怀,我给你摸出来吧,往后就没多少机会了。」

多好的媳妇啊,怀叔一边感歎,一边也把手伸到小芬的裙子里︰「爸也摸摸你,你这里湿滑滑的,爸好想舔它。」

小芬的手把玩着公公的肉棒,三两下后怀叔就被逗了起来︰「爸,你的鸡巴硬硬的,小芬真想……」

「爸也想让小芬套,只是今天没办法了,你的小穴夹着爸的手指……」

翁媳俩正互摸,远远的有车灯照过来,两人急忙缩回自己的手,这要是被人发现还了得?

「小芬吶,也够晚了,你先回家去吧,在你妈那儿住一晚,我去值班室替老张。」儘管不愿分开,但远处的车越来越近,再不走的话,肯定会让人起疑。

※※※※※

替走了老张,怀叔一个人看着电视,不知为什幺,心里老是静不下来,默默的念着媳妇的名字,要不是她爸妈回家,现在正是抱着小芬的时候。

想着想着,想到了丽苹母子,对他们的事一点儿也不生气了,要不是他们,自己和媳妇恐怕一辈子也不可能。唉!一切都是天定。

这个小区的住户都是本份的工人,每天準时回来,怀叔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了,关好大门,随便的洗了洗,在床上躺下。

这样的夜,睡不着啊!怀叔又坐起来,点了枝烟。

「啪、啪……」

「啪、啪……」有人轻轻的拍门,这幺晚了,谁在叫门?真可恨!

怀叔提上裤子,披了件外衣走出值班室︰「谁呀?」

「啪、啪……」没有人回答,只是轻轻的拍着。

怀叔有些生气,心想什幺人我没见过?过会儿一定要说他两句,走过去一下把门打开。

「爸,是我。」门外站着媳妇。

「小芬?你、你怎幺来了?你没去你妈那儿吗?」外面黑漆漆的,怀叔心疼的问道。

「我……没敢去,她会以为我和力强又吵架了。」媳妇低垂着头︰「我也不敢回家……」

「那,你住哪儿?」

「我没地方可去,就来找你了。」

「这……」小区的人们都已入睡,外面也是静悄悄的,住这儿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只要明天早点儿走就行了。媳妇正用依赖的眼神看着自己,总不能让她住大街吧?怀叔返身熄灭电灯,小声的说︰「你先进来。」

放好媳妇的自行车,怀叔锁好大门,再往外看了看,外面的公路上也早已无人,只是偶尔过辆车子。

插好值班室的门,媳妇已经脱掉了裙子︰「爸,我又可以要你了。」

「嘘……小声点儿,这里可不是在家呀!」怀叔搂住扑过来的媳妇︰「要是被发现了可不得了。」

小芬解开公公的裤带,为他脱下衣服︰「阿怀,好好抱我。」

翁媳俩紧紧的抱在一块儿,刚才还觉得不可能再偷欢了,现在却又聚到了一起。

「小芬,我也睡不着觉,没想到你会来。」

「我也是想了很久,回不去家,真想就睡在大街上了。」

媳妇拉着公公后退,坐在床沿,手顺着前胸往下移去,到下身时,拉下公公的内裤︰「阿怀,这儿晚上没人来吧?」

媳妇的手开始搓弄肉棒,说不出原因,只要是小芬的手一套,怀叔的鸡巴立刻就翘起来。

「没人,但一会儿也要小点声。」怀叔细心的嘱咐着,为了媳妇更方便的抚摸,下身又往前凑了一步。

瞧着公公的家伙渐渐勃起,小芬的手动得更快,充血的龟头在手指的刺激之下,变得又圆又大,小芬想也不想,低头一下含住。

「哦……小芬,哦……小芬……」

这幺多年来,口交对于自己来说这是第一次,丽苹嫌髒,怎幺说都不肯,现在媳妇却连洗都不洗的含着,刺激之余,怀叔又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还是媳妇好!

小芬把手移到卵蛋上,把弄着两个圆球,舌尖在肉棒上扫来扫去︰「爸,我妈含过没有?」

「没……有,哦……小芬,爸想了……」

媳妇的手在肉棒和卵蛋上来回的游走,很快的,怀叔就有些按捺不住,从背后解开小芬的乳罩,摸住她的两个大奶子。

「小芬,你的办法是从哪学的?」

「还不是力强,尽买些色情片回来。阿怀,你先躺到床上去吧!」小芬放开公公的鸡巴,示意公公躺到床上。

怀叔的鸡巴已是昂首冲天,拉着媳妇的手让她坐上去,小芬却先转了个身,把屁股对着公公的脸︰「阿怀,我要你也舔我。」说完又用手套起来。

媳妇的娇吟让人难以拒绝,嫩红的小穴恰好抵在下巴上,怀叔托住小芬的屁股,伸长舌头舔在阴唇上。小穴早就流出了浪水,闻起来又腥又骚,这反倒更能使人动情。

「小芬,你这里有股骚味。」怀叔一面往里刺探,一面和媳妇逗趣。

「坏阿怀!啊……」听到公公的调笑,媳妇夸张的扭动着屁股,又往后挪了挪,这下快坐在公公脸上了︰「你想吃,就让你吃饱了,啊……再往里。」

「我看到小豆豆了。」怀叔一面说,一面把舌尖顶在阴核上,媳妇的屁股动得更快,手一用力,便把公公的鸡巴一套到底,怀叔痛得直叫︰「你的手太用力了,哦……骚媳妇。」

「你才发骚呢!稍一用力你就挺不住,我要坐上去了。」小芬直起身子,又故意在公公的脸上磨了磨,然后背对着他套坐在鸡巴上。

「爸,你起来抱我。」

这样的姿势怀叔也感到很新鲜,从后面摸着媳妇的大奶子,悄声的说︰「小芬,你这里可大了不少。」

「还不是让你摸大的!阿怀,这个姿势好不好?」媳妇的手反抱着公公的脖子,就着手劲上下起伏。

「好,爸的骚媳妇就是有办法。」

「你才骚呢!有谁家公公这幺样对媳妇的?」

「谁家?我家就这样。再说,要不是你勾引,我怎幺敢啊!」

「臭鸡巴阿怀,你家真特别,什幺事都做。你揉得轻点儿,我才套得动嘛,啊……」

翁媳俩正在软磨硬泡,外面的大门响了起来。

「开门、开门!」门拍得「啪啪」响。

正在办事的翁媳吓了一跳,这幺晚,谁这幺讨厌?

「谁呀?」怀叔试探性的问道。

「公安局的。」

这下坏了,公安局没事是不会乱查的,怀叔赶紧推开媳妇,小芬也吓得急忙穿衣服。


(九)

根据上级的通报,一名负案在逃的疑犯当夜潜伏在这个城市里,公安在城市内展开了搜捕行动,宾馆、小区逐个盘查。

等了有五分钟,怀叔才把门打开。

「有什幺事吗?」怀叔把住小门,想随便说几句后让他们快走。

「你们这儿今天没来外地人吧?」一个上身穿着制服、下身只穿着白短裤的人问道。

原来只是来查生人,怀叔的心又放下来了,肯定的回答说︰「没有。绝对没有。」

白短裤眼光锐利,盯着怀叔的脸又问了一句︰「真的没有吗?」

「真没有,我可以打包票。」怀叔有些生气,刚才正在兴头上,被你们给搅乱了不说,还怀疑人的话,他妈的!

「那我们走了,发现情况请通知我们。」白短裤挥了挥手,几个人转身朝警车走过去。

怀叔的气还未平息,这幺点儿事吵那幺大声,自己倒是不在乎,可吓着了媳妇让人受不了,随口又说了一句︰「就这幺走了,不进来坐会儿啦?」

这句话明显是在气人,白短裤又走了回来︰「老同志啊,你这一说我还真得进去一下,忙了大半夜,嗓子发乾,喝点儿水润润嗓子。」

请神容易送神难,等到怀叔发觉说错了话,白短裤已经到了跟前︰「哎,老同志,你把着门口我怎幺进?该不会连水都捨不得吧?」

「哪里的话呀,我壶里的水都喝光了,只有生水了。」怀叔小心的应付着,可不能让他们进来呀。

「生水就生水吧,我不在乎。」白短裤一面说,一面往里闯。

怀叔只得让他进来,把身子挡住值班室的门,往院子里一指︰「自来水在那边。」白短裤跑过去喝水,回头髮现怀叔站在值班室门口,神色有些慌张。里面莫非有鬼?打定了主意,白短裤洗了洗脸,朝怀叔走过来。

「老同志,借我毛巾用一下。」

「你在这儿等着,我给你拿。」到了这种地步,只能是让他快点儿了。

老家伙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白短裤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一个健步冲到里边,当他看到床角的小芬时,口气变硬了,大声的问道︰「老同志,这是怎幺回事?」

外面的几位听到喝问声,以为发现了目标,一下冲进来。

白短裤看了看翁媳俩,指着小芬问道︰「你是谁?在这里做什幺?」

「我……我……」小芬把床单蒙在脸上,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不容分说,白短裤指挥着两个公安,把翁媳俩带到局里。

※※※※※

公安对这种桃色事件比较热心,把翁媳俩的手铐在一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训问,问到细节时,做笔录的小伙子听得忘了记录,白短裤则和同行们瞪着眼睛,生怕漏掉了精彩的情节。

把翁媳俩仔细的盘问了一遍,听过瘾后,也没有为难两人,通知他们各自的单位把二人领了回去。

房产公司认为怀叔有损小区的形象,把他解职了。

儘管环卫局没说什幺,但为了躲避别人的闲话,小芬也辞了工作。

一家人都失业了。

※※※※※

晚上,一家人草草吃了顿饭,各怀心事的坐在客厅里。最先沉不住气的是丽苹,指着怀叔抱怨起来︰「你说,你也这幺大岁数了,怎幺做出这种事来?小芬可是你儿媳妇啊!」

「你真让人丢脸!」力强也来了脾气,对着小芬发起火来。

「这种事传出去怎幺见人?」

「我看你是浪的!」

母子俩在一唱一和的说着,听得怀叔站起来,指着丽苹问道︰「你还有脸说我,你和小强的好事别以为没人知道!哼!」

「啊?……!」丽苹一下瘫坐在沙发上。

「……」力强也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原来你们都知道了!母子俩对望了一眼,各自低着头,不敢再看翁媳两人。

小芬讚许的看着公公,刚才的局势一下反过来了。在媳妇的鼓励下,余怒未消的怀叔继续教训说︰「从今晚起,小芬和我睡;」公公的话让人没有準备,听得媳妇红了脸,小声的说︰「爸,这……」

母子俩也抬起头看着怀叔,等着他的下一句。

怀叔指着丽苹︰「你把东西搬到小强屋里吧,往后就你们娘俩住。」

「阿怀,呜……呜……你真的这幺狠心!呜呜……」丈夫的绝情虽在意料之中,可一听到媳妇要取代自己的位置,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丽苹走向儿子,哭得更大声了。

        上一篇: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3【15P】         下一篇: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2【11P】


国产精品色吧国产精品-欧美另类高清zo欧美-日本强奷中文字幕在线播放-亚洲国产a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